環境企業苦應收賬款久矣,還有哪些老大難問題?對話環境商會秘書長

發布日期:2022-05-12 10:27
來源:中國環境
作者:中環報記者班健
     5月5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把清欠列入今年審計和國務院大督查的重點,嚴肅查處變相拖欠行為。會議要求,在5月底前全面排查政府機關事業單位、大型企業拖欠的中小企業賬款,無分歧欠款發現一起清償一起,確有支付困難的6月底前明確還款計劃。
     國務院高度重視企業賬款拖欠問題,多次開展清欠專項行動,環保行業是賬款拖欠的“重災區”,且呈現高金額、長周期拖欠。
當前,“雙碳”戰略下,面對經濟社會綠色低碳發展的需求,生態環境產業迎來新的發展形勢,需要全面融入綠色發展大局。新目標下,類似于賬款拖欠這些長期存在的問題急需攜手各方共同推動解決,本報因此對話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秘書長馬輝。
企業被拖欠服務費的問題
中國環境報: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很多行業面臨沖擊,在經濟形勢普遍不好的大背景下,環境企業被拖欠服務費的老問題尤為突出,這個問題不光影響企業健康發展,對環境基礎設施長期穩定運行也是挑戰。請您介紹下。
馬輝:環境企業服務對象大致分為兩類。在市政領域,環境企業的服務對象主要是政府以及國資央企等,越來越多環境項目涉及流域治理、村鎮治理等,但地方政府財政壓力大,這些項目回報模式尚未清晰,支付難度進一步加大。而且國企央企大舉進入后,其主導的環境項目日益增多,傳統環境企業服務界面進一步后移。這兩年疫情等原因也進一步拖慢了回款進度。
工業領域環境企業的服務對象主要為工業園區和大型工業企業等。近年來,工業園區及工業企業受經濟大環境影響,自身面臨轉型變革,成本上揚、需求收縮等一系列因素影響,對后端服務費支付也產生較大影響。
基于環保的半公益屬性,環境企業經營本就處于微利狀態,被拖欠服務費會造成應付賬款高企,環境企業現金流承壓,財務負擔沉重,特別是在國際國內經濟放緩、疫情持續影響的當下,環境企業面臨項目實施和拓展受阻,經營下行下壓力增大等多重挑戰,拖欠服務費無疑更是進一步加劇企業壓力,而一旦企業運營受阻,會對環境基礎設施的長期達標運營產生影響,增大環境公共安全風險。
拖欠環境企業服務費問題長期存在。為給民營經濟紓困,2018年以來,國家多次部署,集中開展清理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工作。環境商會也于2019年兩會期間,經過調研形成《關于加強地方政府水務服務費用支付的提案》,提案通過工商聯報送全國政協,建言加快地方政府解決環境服務費用拖欠問題。國家自上而下的集中清繳工作成效顯著。
拖欠問題成因復雜,很多與體制機制的深層次矛盾有關,需要從制度上加以解決。建議建立長效、常態化溝通機制,建立更加平等、更加規范的市場主體關系,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壓實地方屬地和部門監管責任,加強政府履約能力、提高政府和國資企業的信用。與此同時,創新投融資模式,形成多元化、市場化回報機制,增強環境項目造血能力,減輕財政壓力帶來的付費風險。
問題的解決不可能一蹴而就。在現行大環境下,建議盡量做到不欠新賬,以確保環境基礎設施正常運行。然后以此為基礎,逐步解決舊賬。
環境企業責任認定問題
中國環境報:環境企業主要服務地方政府、工業園區和企業,近幾年來,污水處理廠進水超標導致出水超標的責任界定問題,行業廣為關注。但影響污水處理廠正常運營的因素很多,如何明確相關方責任?
馬輝:市政領域的服務雙方主要是地方政府和環境企業,工業領域的環境治理主要涉及排污企業(園區)和環境企業,主要通過簽訂第三方服務合同等來規范合作。但是無論在哪個場景下,各方遵循的前提和共同的目標是確保環境基礎設施的穩定運行,排除出現環境事件風險,確保民生不受影響。
進水超標是否導致出水超標的責任界定問題是環境企業責任認定中比較突出的一個問題,這一問題的主要爭議點在于環境企業是否應該承擔出水超標責任?,F行多數情況下,出水超標責任由環境企業承擔責任,環境企業不僅面臨高額罰款,同時還將面臨三年內不得參與稅收減免,銀行貸款信用等級也可能下調等次生影響,有可能帶來環境企業不能承受之重。
2020年,生態環境部出臺《關于進一步規范城鎮(園區)污水處理環境管理的通知》,依法明晰各方責任,著力推動各方履職盡責、規范環境監督管理。這一文件使得多年爭議的“進水導致出水超標問題”向前邁了一大步。
出水不達標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是環境企業運營不善導致治理不達標,二是進水超標、超負荷運營等因素造成的出水不達標。一直以來,污水處理廠是城鎮污水集中處理設施的運營單位,應當對城鎮污水集中處理設施的出水水質負責,這是法定責任。但在實際中,城鎮(園區)污水處理除了污水處理廠,還涉及地方政府(含園區管理機構)、納管企業等多個方面,影響污水處理廠正常運營的因素很多,運營單位不能全權把握,權利與責任實際并不對等。
因此,一是建議在實際情況中不僅要明晰環境企業運營主體責任,確是環境企業責任依法承擔相關責任,更為重要的是進一步明確各方法律責任,進一步加強地方政府(園區管理機構)和排污企業履行相關責任,合理認定環境污染責任。
二是建議各方環境企業通過細化服務合同、采取數據共享、強化應急預案、增強管理能力和自證能力、建立落實全過程排污監管等方式來防止和減少各環境污染的主體責任,引導并細化各方履職盡責,形成各方常態化聯動機制,共同解決環境污染問題。
環境污染問題不能將板子全部打在某一方身上,只有政府、排污企業、環境企業共同行動起來,形成合力,才能確保環境基礎設施的長期穩定運行,減少環境安全事件的發生。
各市場主體之間的競爭和定位問題
中國環境報:接著想跟您探討行業競爭格局問題,“十三五”以來,國資央企的大舉進入,改變了環保產業的競爭格局。特別是2018年前后的金融及政策環境調整,加速了產業整體走向變革重構。那么,市場各方主體如何形成協力,共同實現環保產業的使命?
馬輝:目前已逐步形成以國資企業主導市場投資、資源調配,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活躍在技術、產品及服務供給界面的新格局。
具體來看,目前產業已經形成幾股主要力量。
一是以中國節能、光大環境、北控水務、首創環保等為代表的傳統綜合性環境服務企業,這些企業從幾十年產業發展中成長起來,對產業理解深刻并一度引領產業發展。但在國企央企進入后,這一站位有所改變。更值得注意的是,這類企業中的民企多數或納入央企麾下,或成地方環保集團所有,成為混合所有制企業。
二是以三峽、中電建、中建、中化等為代表的新晉央企勢力,憑借雄厚資本和資源整合優勢加速布局環境產業,并將生態環境作為重要業務板塊。
三是區域性環境企業,包括重慶水務、中山公用等傳統環境企業及近年來集中成立的省市級環保平臺。特別是“十三五”以來,省級環保集團成立數量呈明顯上升趨勢,根據不完全統計,31省市中有19個成立專門的環保平臺,如果算上水利、水務平臺公司,數量達到26家。
四是民營企業,多以中小企業為主,以技術創新、管理靈活見長,位于產業中后端。
五是以威立雅、蘇伊士為代表的外資企業,它們于產業市場化初期進入,并引領早期產業發展,憑借先進的理念和突出的技術運營管理能力在產業占有一席之地。隨著碳中和浪潮的到來,這類企業在節能減排、資源化循環利用、綠色發展等方面優勢明顯,迎來新的機遇。
對于環境企業而言,當下面臨兩重機遇,一是參與到“十四五”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中,實現自身的高質量發展,現階段以著力補短板和提質增效為主。二是以“雙碳”目標為契機,參與到經濟社會的綠色低碳發展中,主要以協同減污降碳、節能降耗、清潔生產、循環經濟為主線。
這樣的新形勢、新格局之下,各市場主體應錨定國家戰略發展目標考量自身定位。一是找到自身特色和優勢,各就其位、各顯所長。二是以開放、共贏的心態,清晰定位、加強合作,形成競合關系。三是各市場主體要進一步尊重并踐行市場規律,強化資源、資本、技術、人才等要素整合,充分發揮市場效率,最大限度防止惡性競爭、地方保護、低價競爭等抬頭,減少市場割裂,避免產生新壁壘。
央企、國企一定要有扎根生態環境的長遠戰略考慮,引領經濟效益和環境效益的統一;民企及外企要想在市場上站得住腳,前提是必須具備核心競爭力,包括核心產品、核心技術和核心服務能力,形成央企引領流域治理、省級環保平臺引領區域環境綜合治理、傳統環境企業打造專業能力的競爭格局。
生態環境人才培養問題
中國環境報:雙碳戰略下,對生態環境人才需求和培養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尤其需要有戰略思維、能深化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復合型人才。
馬輝:人才引領產業發展,是推動生態環境保護事業做大做強的核心力量。根據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數據,截至2020年底,我國生態環境人才總量約24.3萬人,比2010年增長35.8%。高學歷、高級職稱人才比例逐年提高,人才隊伍年齡結構更趨年輕化。
根據目前產業態勢,人才需求發生變化。第一,人才整體輸出速度、知識結構、人才體系與高速發展的生態環境產業不匹配,院校等人才培養機構多培養的是基礎專業或管理型人才,缺乏高水平復合型人才。第二,經過幾十年的發展,產業形成了大批污水、垃圾處理等領域專有人才,但隨著碳中和、流域治理、智慧環保、特殊污染物、農村污染治理等新興領域的快速崛起,人才儲備出現斷層,人才結構問題凸顯。
因此,建議要堅持短期目標和長遠眼光相結合,重點發現和培養更多復合型人才。
一是以“雙碳”目標為引領,組織開發“雙碳”基礎學科、科研、管理等相關人才培養,構建貼合產業需求、職業需求、科學系統的雙碳戰略人才培育與評價體系。
二是服務鄉村振興大局。鄉村振興關鍵是產業振興和人才振興,要以實施鄉村建設行動為抓手,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建設宜居宜業美麗鄉村。因此,建議以此為契機,通過農業面源污染、農村環境治理、綠色農業等鄉鎮生態環境產業振興,培育和輸送鄉村振興環境類專業人才。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