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 | 盜竊“教父”為何盯上廢舊鉛蓄電池?

發布日期:2022-05-11 10:29
來源:中國環境
作者:中環報見習記者任靖

     一名男子偽裝成送貨員,進入到某存放電動自行車的車棚。他手法嫻熟,短短幾分鐘,就卸下七八塊電池。這一幕剛好被監控視頻拍下,成為警方偵破案件的重要線索。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這位技法高超的電池大盜,竟然還收徒眾多,被同行尊稱為“教父”。

     近年來,隨著鉛酸蓄電池在汽車、電動自行車和儲能等領域大規模應用,鉛酸蓄電池產業和再生鉛行業在我國快速發展。鉛酸蓄電池的報廢數量巨大,再生利用具有很高的資源和環境價值,但廢舊鉛酸蓄電池來源廣泛且分散,部分非正規企業和個人為謀取非法利益不惜干起了違法勾當。

     生態環境部近日公布9件打擊危險廢物環境違法犯罪典型案例,其中也有一起非法處置廢舊電瓶污染環境案。那么,廢舊鉛酸蓄電池從何而來?利益何在?是什么驅使“教父”們鋌而走險?

      在最新公布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廢舊鉛酸蓄電池赫然在列。但在一些地處偏僻的小作坊內,廢舊鉛酸蓄電池經過拆解、提煉,由國家危險廢物搖身一變,成為身價不菲、可以自由流通的鉛錠。

      記者調查了解到,地下小作坊對電池處理簡單粗暴。“拆廢舊電瓶時,我看見過有些廢電瓶里有剩余酸水流出來了,不處理,都是直接流在地上,慢慢揮發或滲透就沒有了。因為廢舊電瓶的塑料外殼上有酸和鉛的殘留,粉碎塑料外殼的工人把廢電瓶塑料外殼放到粉碎機器里,一邊沖洗一邊粉碎。”曾參與非法煉鉛的裴某某供述。

      此外,小作坊的老板們還會修建滲坑,用來存放廢電瓶中的酸水和沖洗廢舊電瓶塑料外殼的廢水。滲坑里的水不處理,一直存放在那里,任水揮發或滲透到地下。

非法冶煉小作坊。 圖片來源:陜西省生態環境廳

      這樣粗暴的煉鉛方式給環境帶來巨大的創傷,廢舊鉛酸蓄電池因含鉛及鉛酸液等物質,可能導致大氣、水體、土壤嚴重污染。

      鉛酸蓄電池中含有的酸、堿電解質溶液會影響土壤和水系的pH值,使土壤和水系酸性化或堿性化。汞、鎘等重金屬則在被生物吸收后,通過各種途徑進入人類的食物鏈,在人體內聚集,對人體健康造成巨大的影響。

      但巨大的風險背后往往隱藏著誘人的利益。

   “鉛酸蓄電池之所以具備較高的回收利用價值,是因為其中的極板組件是以鉛為主體的合金,絕大部分是鉛或者一些鉛的氧化物。”北京超能環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王開黌說。

   “通過回收處理,可以將這些鉛重新提煉再進行使用,目前鉛廠生產的新鉛,超過一半由回收的鉛加工而成。”

       中國作為全球最大鉛消費國,對于鉛的需求較大。目前,鉛錠的市場價在15000元/噸左右,而1噸廢舊鉛酸蓄電池的回收價在8000元左右。“但小作坊不用交稅,不考慮環保投入,人力成本也比較低,所以收益很可觀。”王開黌告訴記者。

      日前,北京市生態環境局公布了北京市持有《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34家單位,王開黌所在的公司就是其中之一。正規企業從事廢舊鉛酸蓄電池回收,除了要求有許可證,還必須配套建設專用倉庫。

      此外,有的城市沒有專門的電池拆解廠,電池在回收之后,將被統一運往外省的拆解機構。完成這一過程還需支付額外的物流費用,種種原因之下,廢舊鉛酸蓄電池有的便流向“黑市”。

      然而,小作坊由于提煉工藝比較落后,廢舊鉛酸蓄電池的利用率只有60%左右,即1噸廢舊電池能夠提煉約600千克左右的鉛錠,而在正規從事廢舊鉛酸蓄電池回收的企業,廢舊電池的利用率高達90%。

      有資質的企業回收利用率遠高于小作坊,不少廢舊電池卻流向了黑作坊,這又是為什么呢?

廢鉛酸電池回收發展歷程 圖片來源:華泰證券

   “他們回收電池時給的價格比較高。”天津市靜海區駐京招商服務處主任張照于說起來有些無奈。

      為此,記者走訪了一些線下品牌電動車專賣店。門店工作人員稱,廢舊鉛酸蓄電池的回收價格在100元左右。而某廢品回收站的工作人員給出的回收價格比較高,均價150元左右,部分20A的電池更是給到了180元,價格接近品牌門店的兩倍。

北京某廢品回收點高價回收電瓶。 任靖 攝

      正是這種回收時的提價策略,使得部分廢舊電池流向黑作坊。黑作坊落后的工藝技術和近乎為零的污染治理,導致鉛污染事件頻發,嚴重威脅群眾健康。為此,多部門重拳出擊,嚴厲打擊非法處理廢舊鉛酸蓄電池的行為。

      早在2013年,工信部等5部委聯合發布《關于促進鉛酸蓄電池和再生鉛產業規范發展的意見》中,明確提出要建立規范有序的回收利用體系,落實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規范回收利用行為。

      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確定對鉛酸蓄電池等4類產品實施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除建立鉛酸蓄電池的編碼標準外,還要建立規范的回收利用體系。天能、超威等電池生產企業積極響應,通過建立試點等方式進入鉛酸電池回收領域。

      而在2020年公布的最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以下簡稱《固廢法》)則進一步明確,國家建立電器電子、鉛蓄電池、車用動力電池等產品的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電器電子、鉛蓄電池、車用動力電池等產品的生產者應當按照規定以自建或者委托等方式建立與產品銷售量相匹配的廢舊產品回收體系,并向社會公開,實現有效回收和利用。

廢鉛酸電池回收政策規范過程。 圖片來源:華泰證券

      除此之外,我國還進一步修訂了《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將廢鉛酸蓄電池納入其中。而根據《固廢法》,從事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經營活動的單位,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申請取得許可證。因此回收廢舊鉛蓄電池必須“持證上崗”。

《國家危險廢物名錄》(2008年版)

《國家危險廢物名錄》(2021年版)

      隨著一系列政策、法規的鋪開,正規回收企業的廢舊鉛蓄電池回收量不斷上升。王開黌曾表示以前每天只能收十來噸廢舊電池,“現在幾個倉庫加起來能收到一百多噸。”

      此外,多省多部門也開展廢鉛蓄電池專項整治行動,嚴厲打擊違法處理廢舊鉛蓄電池的行為,“正規軍”面臨的回收利用市場越來越規范。

      國家嚴打之下,仍有不少人頂風作案,規范提升電池回收利用率迫在眉睫。對此,湖南省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院長羅岳平建議,提高廢鉛酸蓄電池的回收率應該疏堵結合。

   “就規范廢鉛酸蓄電池的收集工作而言,疏比堵難。疏主要靠鉛蓄電池生產企業和持證收集公司,他們在沒有價格優勢的情況下擴大貨源,與地下收集者競爭,自身再怎么努力,勝數也不是很大。堵主要針對廢鉛酸蓄電池的地下流動,因為是非法的,只要卡在關鍵節點上,就能讓地下收集者知難而退。”

      羅岳平指出,“堵”的手段主要有兩個,一方面,禁止非法運輸轉移。非法收集的廢鉛酸蓄電池如果沒有了運輸通道,積壓后就會暴露,屬于治本之策。

      另一方面,生態環境部門和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加強對再生鉛企業的管理,查處無證、不按規定執行危險廢物轉移聯單制度、非法接收“倒酸”電池等違法行為。非法收集的廢鉛酸蓄電池沒有了銷售渠道,“地下游擊隊”自然也就一哄而散了。

   “相關職能部門應加強協調,形成工作合力,盡快規范對廢鉛酸蓄電池的收集和轉運,消除環境隱患。”羅岳平說。除此之外,要進一步健全電池回收體系,加大對電池生產廠家回收網絡的考核。“比如可以為每一塊電池打上溯源碼,實現電池的生產、回收的可追溯。”

      廣東省環境協會廢鉛蓄電池回收專委會副主任兼秘書長鄭秋華則建議,“建立鉛循環回收利用體系”。一是理性合理規劃建設回收體系,堅持行業自律,比如建立地方標準、行業標準,準入及考核門檻,建立回收員白名單等等。

      二是促進回收體系資源共享,優勢互補,如回收體系倉庫之間組織聯盟體,實現跨區域合作,實現遠距離以貨易貨,減少遠距離物流成本及遠距離運輸風險和增加碳排放;危險廢物跨省轉移遵循就近原則。危險廢物跨省轉移的范圍為相鄰,組建區域行業協會,規范市場秩序,推動行業自律,防止惡性競爭和打擊非法回收等。

   “到2025年,廢鉛蓄電池規范收集率達到70%,規范收集的廢鉛蓄電池全部安全利用處置。”這是生態環境部、發改委等9部門在《廢鉛蓄電池污染防治行動方案》中提出的目標。如今,距離2025年還有3年時間,規范鉛蓄電池回收市場仍任重道遠。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