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臺鎮600多家酒企因環保問題關停,多個環保問題爆發背后

發布日期:2022-05-11 10:10

來源:中國固廢網

      2016年7月,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工作正式啟動。

      將近五年來,中央環保督察工作的下沉花了“大力氣”和“狠功夫”,每輪環保督察工作開啟后都會陸續通報大量典型生態環保問題。落實到企業,中央環保督察組是企業環境問題大考的第一關,第二關則是地方生態環境廳對環保問題的進一步整治。

      從去年起,“酒都”茅臺鎮超600家企業因環保問題陸續關停,不少酒坊老板“躺平”求收購。近日,比亞迪因廢氣擾民被爆,長沙市成立調查組調查比亞迪雨花區工廠氣體排放問題。系列熱點環保事件標志著生態環保治理任務和要求正在提高和收緊,生態環保問題被關注。

因環保問題 “躺平”的酒坊老板和正在接受調查的比亞迪

   “酒都”茅臺鎮被赤水河從中間一分為二。由赤水河水源醞釀出來的白酒,讓茅臺鎮這個常住人口僅4.6萬、占地面積不到200平方公里的貴州小鎮,無時無刻都保持著喧鬧的狀態。

      然而,這條美酒河近兩年來卻因環境生態等問題,一直被相關部門關注。

      今年3月18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指出,赤水河干流水質總體穩定,但部分流域、區域生態環境問題還比較突出。其中,赤水河流經遵義市茅臺鎮的11條支流中,有4條水質為劣V類。同時,赤水河流域白酒企業違法建設、破壞生態問題時有發生,對流域生態環境造成威脅。

      3月18日,《貴州省赤水河流域醬香白酒生產環境保護條例(草案)》(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建議,提出赤水河流域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按照污染防治規范和綠色生產的要求,統籌組織開展產區醬香白酒企業的污染整治,開展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因地制宜統籌推進產區工業污水集中處理設施、生活污水集中處理設施和配套管網建設。醬香白酒企業生產污水進入集中處理設施應當進行預處理,達到納管標準。

      中央環保督察和政策的同時收緊,加速貴州“茅臺鎮”酒坊關門潮來臨,據貴州仁懷市人民政府發布消息稱,5月9日,仁懷已清理整治退出、關停白酒企業(作坊)622家,已簽訂退出協議304家,填埋窖池261家2977口,完成“四改”企業799家,驗收合格728家。同時,將規模不達標企業納入兼并整合對象,已完成兼并整合51家。

      近年來,醬酒熱襲卷白酒賽道。巨大的造富效應下,資本紛紛入場。然而,各類酒企大量出現,也給仁懷市以及茅臺鎮帶來了負面效應——不少白酒廠家并未獲得生產許可證、營業執照等資質,基酒的品質無法得到保證。同時,部分酒企超標排污,茅臺鎮的生態環境受到影響。

      去年7月,貴州省生態環境廳就曾在官網上點名了幾家企業,其中包括仁懷市文洋酒業有限公司冷卻水直排,水質發黑;酒城酒業冷卻水管網布局雜亂,設置外排管道;金茅古酒廠冷卻水收集池廢水外溢等。

      自去年9月收到整改通知后,酒坊老板張開勇在茅臺鎮的酒廠就開始停產整改。經過一個多月時間,酒廠整改到位,并在同年11月通過了當地相關部門的驗收,年底開始重新投產。

   “整個窖池底部都要用密封,不讓酒糟和地面有任何接觸,另外要在酒廠內實行雨污分流,現在污水排放量相比以前有了明顯的下降。”張開勇對時代財經說。

雖然歷盡周折,但張開勇的酒廠也算是順利重新開工。而在離他不遠的茅臺鎮青草壩村,一些酒企則面臨著被直接關停的命運。

      一位小酒坊老板劉勇告訴時代財經,按照當地官方要求,如果酒坊的環保改造不達標,就會被關停。即使后續改造達標,但年產量不足2000噸,也可能要被并購和轉讓。

   “如果年產量2000噸,就要有200多個窖池,再加上排污設施,成本實在太高了。”劉勇告訴時代財經,如果當地能推動并購,有大酒企收購,他也就索性“躺平”了,等待最終的結果。此外,他還在等待后續的補償方案,“如果酒坊被要求搬遷或者關停,政府應該會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但還未明確具體的金額”。

      也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茅臺鎮所在的仁懷市就通過關停部分小散弱酒企、要求酒企投資升級環保設施等措施,對當地生態環境進行保護。同時,當地政府還逐步清退不合規酒企,并推動企業的兼并重組。

      相較于因環保設備不達標或者缺乏環保設備的茅臺鎮酒坊小老板們,財大氣粗的比亞迪近幾日也陷入了環境污染的風波。

      很多媒體都在報道,今年4月以來,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正在建設的比亞迪工廠散發刺鼻氣味,附近小區居民出現咽喉疼痛、過敏性鼻炎等癥狀。

      事實上,比亞迪不是第一次爆出刺鼻氣味擾民問題。2016年11月28日-12月28日,中央第四環保督察組進駐廣東。其間,多位居民投訴深圳市龍崗區寶龍工業城比亞迪企業廢氣刺鼻問題。

      一位參加了溝通會的業主表示,“環保方面的人員及比亞迪公司代表均認可小區能聞到油漆味,比亞迪公司承認只做了水旋式漆霧除塵,其實相當于默認了揮發性有機污染物是直排,沒有按規定采取處理措施。”

      在輿論風波下,比亞迪目前暫停生產。長沙市成立調查組調查比亞迪雨花區工廠氣體排放問題。(相關閱讀:比亞迪長沙工廠被曝廢氣擾民!曾默認工藝落后,VOCs未經處理直排!政府已成立調查組

      環保治理要求收緊下,對企業來說代表著什么?

      目前,我國正處于環境管理的“轉型期”和環境風險的“活躍期”,國家對生態環境問題日益重視。茅臺小鎮的酒坊老板們和比亞迪事件,也正暴露了目前環境治理中存在的典型問題。

1.部分企業有錢不治污,是環保意識弱和資本心態作祟

      對于上市公司或擬上市公司而言,環保風險是無法回避的話題。這類公司的環保合規性一直是監管機構日常監管、項目審核中關注的重點。早在2017年,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證監會”)就與原環境保護部達成協議,從審核把關、日常監管等方面引導資本市場主體提升環保責任意識。2018年5月,證監會再次強調,將在IPO、再融資和并購重組審核中進一步加大對環保問題的關注,并強化上市公司環境和社會責任方面的信息披露義務。

      如曾擔任中央環保督察組成員的于鑫(化名)對法人雜志記者表示的那樣,“在環保上屢屢出問題的企業普遍環保意識薄弱,只關心經濟效益,不關心社會效益,不了解也不遵守環境政策法規,有意無意違法排污。通常情況下,行政處罰并不是天天有,即便被罰款也就幾十萬元,和使用環保設備的成本比起來不值一提。”

      上述提到的比亞迪環境污染事件,備受社會關注。有業內人士指出,在汽車生產制造過程中,涂裝等環節經常會使用到大量的化學產品,產生大量污染物,如果處理不當,對周邊大氣和水體會帶來影響。

      一位曾在涂裝車間工作的業內人士告訴界面新聞,涂裝車間的電泳和噴漆環節最容易出問題,常年工作的涂裝師父多少都會體檢血液指標超標。為了降低成本,工廠晚上廢氣處理環節會減少步驟。

      值得注意的是,該業內人士透露,“其實監測環節很容易作弊,排風口挪個位置就能規避。” 如自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長沙市生態環境局對比亞迪共開展4次執法監測,檢測數據顯示外排污染物均達標排放。但居民在其后的自行檢測中,室內TVOC卻遠高于國家標準。

      隨著環境保護相關法律法規的實施,以及中央環保督察常態化的推進和地方環境監管的趨嚴,企業對于環境合規也產生前所未有的迫切需求。民營企業主對于環境合規的治理方式,以及主動提升環境合規管理體系建設的意識還有待提升。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吳宇欣認為,企業環境合規的關鍵點在于“一把手”是否重視,“‘一把手’應該舍得投入專項資金和人力物力,強化整個公司的環保合規管理法治意識。”

2.環保要求逐漸嚴格下,以工業治污能力為標準“洗牌”開始了

      E20研究院院長傅濤曾在2017年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工業污染治理以前標準低,近年來標準一直在提高,工業污染治理市場需求非常大。近年來,隨著去產能的推進,工業結構加快調整。但鋼鐵、煤炭、化工等行業仍是支柱產業。產業結構調整,工業原材料價格發生變化。零排放、資源化利用等加快推進,對環保處理工藝也產生影響。”

      傅濤也指出“相對市政等領域,工業環保市場的技術要求更高,與產業環節、生產工藝密切關聯,有時還要求原料回用。沒有‘金剛鉆’的企業,難以適應工業治理市場,一批技術型公司將脫穎而出。”工業污染治理市場需求很大,其市場影響力不亞于市政領域。環保產業不應該僅瞄準末端治理,而應該創造價值。

      伴隨著環保要求的提高,以及產業結構化調整等政策層面的推進,相關產業也將會經歷洗牌。以工業企業為例,隨著結構調整逐漸完畢,企業也形成一定的穩定性。經過這一輪洗牌后,中國的工業企業競爭力提升,再疊加監管趨嚴,工業環保市場空間逐漸打開。

      這必然帶來更大的市場契機。如工業企業逐漸穩定,需求連續,不確定性減??;同時,監管加強,大家都要支付環境成本。不能適應高標準的企業生存成本將增加,競爭力會減弱。堅持綠色發展理念,率先治理的企業則會搶占先機。

      接前文所述,與茅臺鎮大多數“躺平”的酒坊老板不同,主動切入環保領域的茅臺集團,將工業治污企業發展中的高環保要求劣勢變為優勢,于今年3月,分別與省科技廳、中科院微生物所、中科院水生所、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簽署科技創新戰略合作協議。茅臺集團將與各戰略合作單位在科技創新、釀造微生物研究、水環境微生物研究、赤水河生態環境保護等領域開展深度科研合作。(相關閱讀:茅臺切入環保啦!釀酒+流域生態修復!與環科院等牽手

      還有部分有“金剛鉆”的環保企業,以自身技術優勢助力工業企業治污。例如路德環境充分利用貴州省白酒產業的酒糟資源優勢,拓展微生物發酵飼料業務板塊,借助技術優勢解決白酒糟綜合處置及資源化利用問題,切入工業治污領域。(相關閱讀:酒糟變飼料,鹽湖來提鋰?環保企業靠技術創新跨界突圍

      正如傅濤所言,“綠色發展是環保行業的未來,環保不應該只做末端治理,而應該創造價值,才能成長為支柱產業。”對于環保行業企業而言,在工業治污環保標準逐漸嚴苛趨勢下,應該主動出擊,創造屬于環保企業乃至行業的價值。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