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 玉蘭 二月蘭

發布日期:2020-04-28 15:38

許是好靜的緣故,加之老輩人喜歡侍弄花草,自打懂事起,我就視各種植物為自己的好朋友,它們雖然不言不語——偶爾被風吹到才會發出一點聲響,存在感卻是那么的強烈。我對它們很著迷,是那種帶著些許敬畏的著迷,以至于它們日日夜夜長在我心里,給我安慰、給我力量,讓我這個第一代的獨生子女,在少年時代并不覺得孤單;在長大成人以后,亦未沾染浮躁之氣。

  年紀稍長,因對父親畫畫耳濡目染,我開始嘗試著給小伙伴們“造像”:院子里的芍藥、無花果、木槿、蔦蘿、月季、射干、菖蒲、紫茉莉、枸杞、蠟梅、銀杏等,都曾是我忠實的“模特”。我邊畫邊想:這輩子我一定要畫許多植物,畫它們的春夏秋冬,畫它們的枯榮成敗,畫它們的喜怒哀樂……然后和大家分享,讓大家都像愛自己那樣去愛植物。

  春天如約而至,北京的賞花之旅于四月開啟。在北京,可看的花不少,我印象最深的是丁香、玉蘭和二月蘭,這三種都是原產于中國、遍布南北的本土植物。四月到五月,丁香、玉蘭和二月蘭前后腳開放,它們的花期重疊,都是早春挑大梁的典型時花。從儀態上來看,柔美的丁香、典雅的玉蘭和秀氣的二月蘭,由平原到山野,展現著它們各自的美麗容顏。

  從《詩經》到《楚辭》,從《齊民要術》到《洛陽花木記》、《草花譜》,從《本草綱目》到《紅樓夢》,均描繪了精彩紛呈的花花世界,丁香、玉蘭和二月蘭不僅真實地伴我們左右,還或詩意或神奇地棲居在我們歷史、文化的血脈中。作為馴化繁殖的花木,玉蘭在秦漢時期就已是名木,而丁香也有超越千年的培育史。在2010年版的《中國名花鑒賞》(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陳裕等編著)一書中,可以看到野生丁香和野生玉蘭在中國內陸的大致分布:野生丁香分布在北起黑龍江,南到云南,東自吉林和遼寧,西至川藏及西北的海拔八百米至三千八百米的山地;野生玉蘭分布在今江西廬山、安徽天柱山、浙江天目山、貴州雷公山、湖南騎田嶺、湖北神農架等人跡罕至之地,除了少數業內人士能眼見為實,我們只能憑借網絡和印刷品來想象它們的天姿。

  玉蘭是木蘭科落葉喬木,別名木蘭、白玉蘭、望春花、玉蘭花、玉樹、望春、應春花、玉堂春、女郎花等。它的另一個名字“辛夷”卻鮮為人知,這個名字在很多時候用來代指紫玉蘭,但又不獨指紫玉蘭,有時白玉蘭也用此名?!冻o》和之后的文獻中,皆可覓其別名蹤影,如《楚辭·九歌·湘夫人》中的“桂棟兮蘭橑,辛夷楣兮藥房”,杜甫《逼仄行贈畢曜》中的“辛夷始花亦已落,況我與子非壯年”,王安石《烏塘》中的“試問春風何處好?辛夷如雪柘岡西”。

  丁香別名百結、情客、紫丁香、丁子香、雞舌香、如宇香、百里馨等。如果在中藥房長相相似的藥柜抽屜中,細心檢索一遍那些美麗的楷體字,會發現作為藥材的丁香還叫丁香,玉蘭卻稱辛夷。在藥房里被稱為辛夷的玉蘭花苞,還是北京民間工藝“毛猴”的制作材料,“毛猴”的身子,就是用玉蘭花苞——那經冬不凋,看似有些淘氣,在冬天也悄然生長的毛茸茸的花苞制成的。

  二月蘭別名諸葛菜、菜子花、紫金草等。傳說當年諸葛亮曾將二月蘭的嫩芽作為將士們的果腹之物,用以解決糧草之急,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二月蘭和丁香、玉蘭或單棵或簇生不同,它一大片一大片地占據人們的視野,雖說是草本,豪氣不輸灌木和喬木。

  在我住的小區院子里,樓前樓后滿是紫丁香,十幾年來,它們愉快地瘋長,一路歡歌。不知是借風傳播,還是人工撒種,小區的紫丁香下長滿了二月蘭,一到四五月,灌木的紫丁香與草本的二月蘭一個花開滿枝,羞答答地垂頭;一個花葉亭亭,迎風招展。它們紫紫輝映,樹上樹下連成一體,狀若團團紫色云霧。細看那二月蘭的花瓣與花型,與丁香頗有幾分相似,顏色也是深紫、淺紫或兩者的過渡,真應了“晚墮蘭麝中,休懷粉身念”的詩境。只是這里的蘭,并非詩中風雅天香的蘭花,而是尋常百姓身邊的二月蘭,少了幾許和寡,多了些活潑潑的地氣和人氣。

  最早對玉蘭的印象,是小學三年級去莒州大伯家,縣政府禮堂院里有十幾棵二十多年樹齡的白玉蘭。其時已是夏季,或許因為雨水、光照充足的緣故,白玉蘭再度綻放,雖說沒有春花茂盛,但還是一朵朵白晃晃地閃耀在葉間。不知什么原因,那時的我覺得跟它們很熟悉,似能推想它們在春天里一樹繁花的狀貌。要說最震撼我的,還是全國政協禮堂院子里那幾棵高低仰合的玉蘭,樹的姿態雍容婀娜,盛花期時滿樹都是雪白的花,沒有一片綠葉,還有幾枝欲飛身墻外……那是幾年前的一個春天,我坐在出租車里偶然路過政協禮堂,不經意地扭頭一瞥,竟撞上了心中對白玉蘭最貼切的期待。在此之前,我最熟悉的是大學圖書館外幾棵四十多年樹齡的玉蘭樹,但它們過于雄壯,貼著樓體全然向上,每年花季開花,樹體呈巨大的錐形;我也慕名拜訪過的潭柘寺中已有四百年樹齡的兩棵明代“二喬”雙色玉蘭,自覺有些喧鬧。

  想著花的好,一時起了貪念:這些好看的花好不好吃呢?帶著好奇心,我上網搜索玉蘭花的食用方法,竟找到了玉蘭餅、玉蘭花蒸糕、玉蘭花熘肉片、玉蘭花沙拉、玉蘭花素什錦、玉蘭花米粥、玉蘭花蛋羹……這一長串食單,真是秀色可餐呀!玉蘭、丁香的花蕾、花朵、種子、樹皮不僅是香料、食材,還可以藥用,玉蘭花蕾入藥最大的功效是祛風散寒、通鼻竅,丁香樹皮和葉片入藥則能驅蟲、清熱、解毒、利濕,二月蘭也是食用、藥用功能俱全。

  不僅外表美麗,還有誘人的味道與藥用價值,如此看來,丁香、玉蘭和二月蘭不僅為我們帶來了春的訊息,更帶來了美與健康,是我們忠實的好伙伴。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